印度易瑞沙_印度吉三代_印度多吉美-缘生堂正品吉非替尼片代购网

当前位置:印度易瑞沙首页 > 药品百科 > 易瑞沙百科 >

当西方国家下架易瑞沙时 他发现这种靶向药对中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08-25 21:57
“癌细胞之所以能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在它们还像是乖乖仔的时候, 就具有一种神奇的能力, 那就是孙子兵法所说的:兵马未动, 粮草先行……癌细胞在肿瘤不足1厘米的时候, 就会派出名为‘血管生成因子’的尖兵小分队, 招兵揽将, 铺陈管道, 筑起有血液源源不断提供营养的安乐窝, 也养成了癌细胞好吃懒做、不守规矩、肆意妄为、到处安营扎寨的流氓作风。”
 
以上文字摘自广东省肺癌研究所(位于广东省人民医院内)创始人吴一龙教授两年前的一篇《临床随笔》,甫一翻开,金戈铁马之气扑面而来,战场已在身旁。
 
百余年前,肺癌始现,人类束手无策。多年前,迎战肿瘤的医生手中只有一把手术刀。再往后,化疗出现并不断完善方案。直到进入21世纪,靶向疗法出现,医生们从“蒙着眼睛打靶”到终于渐渐清晰地看清对手、狙击对手。
 
治癌也要“擒贼先擒王”
 
随着战局扩大、战况变化,各种战术也加入进来。
 
有的主打工兵,专注断敌后路,犹如无人机定点攻击为肿瘤细胞提供营养的“安乐窝”,比如前面提到的血管生成因子,这样,断桥毁路,破坏供给线,断了癌细胞的粮草,从而饿晕饿死癌细胞。
 
有的犹如媒体,不直接攻敌,而是唤醒被肿瘤细胞“蒙蔽”的人体自身免疫系统,鼓其斗志,促其消灭敌人。
 
还有的遵循“擒贼先擒王”原则,谁是引发人体基因突变的最大元凶就抓谁。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副所长钟文昭说:“如果把肺癌比作一辆在人体内横冲直撞破坏健康的汽车,要控制这辆车,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是控制这辆车的‘司机’。肺癌这辆车的‘司机’就是驱动基因。很长一段时间里,肺癌所的精力就放在寻找和对付驱动基因上。”
 
屡屡“肇事”的驱动基因
 
吴一龙教授多年前已是知名胸外科医生,手术做得漂亮,人称“华南肺癌第一刀”。但这位“刀客”并没一门心思全扑在刀法招式上,他还要练就一身精湛内功。吴一龙早年就笃信“循证医学”,相信结果必有原因,所以,在浩如烟海的学术论文、成果里,他敏锐地注意到了EGFR,事实印证了他的慧眼——正是EGFR,后来让那时候刚刚成立的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在国际上一鸣惊人。
 
故事从2004年开始。当时,美国两个研究小组宣布,发现非小细胞肺癌存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的驱动基因,这个受体的基因位于人类7号染色体的短臂上,当这个基因发生突变,正常细胞就会变成癌细胞。
 
2003年刚刚组建起省肺癌研究所的吴一龙马上让博士生停下手中其他课题,立即转入对EGFR基因的活化突变状态研究。
 
“这个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在中国人,特别是东亚地区的人群中突变发生率特别高,大概占所有非小细胞肺癌的30%,而在西方人群则少于10%,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大家通过分析广东省人民医院145例及北京、上海、广州等6所协作单位共506例肺癌患者EGFR基因的活化突变状态,发现EGFR对中国人来说就是“特别”的驱动基因。
 
首次证明肺癌治疗因人种而异
 
找到了屡屡“肇事”的驱动基因,如何对症下药呢?在这之前,一种名叫吉非替尼的肺癌治疗药物已经面世,“作用是钻入细胞内部,阻止发生突变的EGFR基因,让癌细胞不再复制。”医生这样解释靶向药物易瑞沙的作用。
 
2005年,西方一项吉非替尼与安慰剂的对照试验研究表明,肺癌患者吃昂贵的靶向药物与吃面粉是同样的效果。吉非替尼就此被打入“冷宫”,在欧洲,这个新药被直接下架,在美国,FDA只允许给之前服用有效的患者继续使用。
 
吴一龙对这个结果并不信服,因为易瑞沙从2004年获准进入中国后吴一龙手里已积累了100多例服用该药病人的案例,其疗效不像西方同行说的那样无效。而前几年日本同行的临床研究也与美国的研究数据出现差异,日本有10%的效果。
 
难道药物对不同人种有不同疗效?就在西方国家下架易瑞沙时,2006年,吴一龙和香港中文大学的莫树锦教授以及来自日本、泰国等地的7位临床科学家牵头发起了“吉非替尼泛亚洲研究计划”。他们的研究用临床病理特征来选择病人,并选了不吸烟和病理学是腺癌这两类特征的病人为研究对象,而这个患病人群,正是EGFR基因突变最多的人群。
 
通过严谨科学的研究发现,当病人有EGFR 基因突变时,用靶向药物无进展生存期可延长至9.5个月,显著优于单纯化疗的病人;但如果病人没有突变,使用靶向药物的情况比不用更糟糕。长期的随访分析发现,靶向治疗使EGFR突变型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达到了22个月,逾千例临床试验证实易瑞沙对有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有效率达70%以上。
 
结果公开,全球业界哗然。
 
从来没有人如此明确地证明,由于人种不同基因不同,肺癌治疗方案应该出现这样精确的差异。
 
这项研究被称作是“肺癌研究史上堪称里程碑式的研究之一,建立了EGFR基因突变型肺癌的治疗新标准”,它奠定了肺癌研究发展的格局,肺癌病人治疗前要先做基因突变检测,先把肿瘤的驱动基因弄清楚,再根据驱动基因来决定治疗方案和选择靶向药物。
 
据介绍,现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收治的肺腺癌病人中,有七成能找到靶点——驱动基因,目前最常见的就是EGFR基因突变和ALK融合基因。随着更多的驱动基因被发现,针对不同驱动基因而生的新型靶向药物也不断被研制出来,这才有了晚期肺癌病人中位生存期从10个月升至39个月的神奇疗效。这一切,都是精准医疗之功。